一位小年男人领着一个四岁的小男接.来到衔边


   傍晚,余吁轻漫。
    一位小年男人领着一个四岁的小男接.来到衔边的一株石
榴树下,他们默默地站在那里,眼睛紧紧盯着对面的佃。趟公共
汽车。他们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一胎期待的神俏,酷似一尊
富有诗意的雕塑。
    已经大半年丁v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他们丛木上天天如
此c们巾午人心里明白,他们的期待是永远没付结果的,仪仪是
一个过程而已。去年,他的妻子在一场午祸少.像一只蝴蝶逝在
他们的生活里,他不忍心把这·残酷的现实告诉儿子.他都险些
承受不了,更何况那颗稚幼的心呢?他对儿子说:“你妈妈11r远
门丁,要很久很久才能问来。”可是过了很久很久妈妈还没PI来,
儿子便嚷着要妈妈。丁是他就带着儿子天天到衔述的这棵石榴
树F接妈妈:他想,给儿子一点期待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
    这天,儿子忠了感冒,但仍执意要来接妈妈。寒风凛则,儿
子咳得厉害G他说:“阳阳,回吧c”儿子说:“再等等‘,”儿子的语
气像一个大人似的*他的心一阵疼嫡。
    这时,街边那位卖灼红兽的姑娘走了过来.将一只灼红答案
给阳阳,说:“阳阳,吃吧、”阳阳掐头看广  眼,爸爸激:“这是阿
姨的好意,你就接着Dl。”女烤红曹的姑娘蹲在阳阳服前,说:“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