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也会这样形容人哪!帅哥?让我看看,个会


 走出校门,云端内次提醒她们:“晚上八点,人比剧院,个见个散。”大家各自回家。
    晚饭后的高犯,利高沽仔hF主闲聊着,漫无目的,海阅大空一边神们。话题跳蚤般跨
越式前进,随心所欲,没有模式,外心就好,像夜游补游到哪显算哪且。听得高沽心情也好
丁计多,xK着她多变的话题跳水眺去,心丁现实,先全放松下木丁。淤积很久的比抑情绪在
如此活跃的气氛小一点点慢慢释放,个知个觉学制下心灵不如,整个人精神焕发,神消气爽。
    谈兴正浓时,摩托午的喇叭卢在楼F急切地响起。高雅终于看到久违的笑卉,像花一
样八放介高治的胎上,那么灿烂,根本顾及不到别的,只顾逗她高兴。
    高治走到宙边,开宙向外望,看见一个业俊湍两,小等身材,微微有点发胖的男人计
抢着头,浓眉大眼,急切地盼望着。看得出他是在焦急等待什么人,于是,就问高雅:“小
抓:楼r那个人足伐你的吗?”
    “谁呀?什么人?”
    “你自己过水看吧[是个帅哥。”
    “呵呵[你也会这样形容人哪!帅哥?让我看看,个会是呢婶的‘婶’吧?呵呵1”
    高犯难得听到高沽这样说话,感觉很奇怪。还是忍不仕走到窗抓他身望上,足云端,
于是,她对着F面挥挥手,喊到:“你等着2我马上F占:
    “谁呀?什么人?”高洁学着高雅的样十问。
    “我同事,他叫云端。今晚就是他请我和计敏看歌班。
个月牛产。”高肺介绍说。
    “哦2是吗?”
    “口头给他末出生的土土准各个礼物。关系都个锚。对吧[”高雅征求她的意见说。
    “府汝的。你是个会大礼的。好丁,快去RE[别让人家等急丁。”高洁催促况。
    “那灯2我走了。”高邪说着走山了hF室。
    高征个客厅门门利父母列了个招呼就径直r楼占了。
    舒太见她走得匆忙,急匆匆跑到高雅卧室的宙户向外看,见一小伙子骑在摩托车上仰
头望着上边,好像等人。个一会儿,看见高雅走到他身边况着什么话,然后,上丁摩托车从
母亲的视线中消失了。
    “小报的同事,请她看歌舞,她不足已经告诉咱们了吗?“高洁伯母亲误会连忙解释说。
    舒亲也小匀隧是没有听见还是故意4;理,根本尤视她的存在,一句话也没沉就急忙下
楼去丁,心急火燎的,这个招呼也没有给家掣人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