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的是晚上去。月色下看好扎观的之前陪一个

教我桥牌。我百欢做她的学牛,这样我uJ以毫无顾忌地别看她看,尽行我总是全然不惶她在
讲些什么。久丁,她会有些咳怪:“太赖,内也个教你/I”可是到丁下一次,她又还是些坐
仟最后一排上,趴在笔记本抵人我的耳地轻声地讲述那些高深的桥牌琛论。
    也有个开心的时候。周末从麦乐池pR歌回来已经很映/,狡们还是和往常一样走在人大
的小路上。凉风吹来,我力了个喷嚏。她采卢问:“你汉事吧小汰出来多穿点儿衣服2”
    “没事阳记得这好似是仍稍一次这么关心我l,7本来想调情,她却一下变得化帐然:“其
实我应该关心的人不足你!”
    然后是沉默,长则司的沉默。
    “你怎么了?每次我一提到他你就不说话了冲尴尬的时候,部足她山来救场,就像好多
次想要退缩的时候,她总会发木极其汛援的短倍,什是这种沉援把我从伤感的泥沼掣解放出
来,继续经营这份脆弱的感情。
    “没有。/u\是有个地方根嫡:”
    “又未了冲她蝴大使的微笑化解了尴尬,从此她便绝门不提他了
    助学考试过后,我约丁她去徐北鸿纪念馆,她很高兴。
    她公漫画方面还算有些通话,uJ足说到汕画,她一无所知得就惊我。她很百众  楼的巨
帜油山:州横与五洲上十》,看得发呆,深渣的眼神仙佛白己早人丁邮件山界。或者艺术总
是祁迥的吧,我想q
    出丁大厅,已是黄昏时分,坐在在院十晕的中外上,看着
门的喧恩伤dk己远杆大地,仔这个充满艺术关怀的小小庭院显
一生学最浪漫的时刻。梦想小J会有的场景居然在现实神遇到
奇和伟人[
临,iLl情己个;同住Ir。新衔
只有阳光利空气见证了我们
让人个得个感叹造物主的神
    抓住机会,我把手轻放在她的腰际,没想到她4K顺从,很乖地就躺在我的怀晕,这是我
们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我垦至uJ以嗅到她的体香。这使我激动不己。
    好一会儿J从而出神苏双过来,我从背包翻出《简·爱》,她很个屑:“个是Dl!你没看
过?”
    “没有,我兴是想纸你念第283页例数第二段的义气”
    她一门良感功,深情地看着我。欲盲又rL。
    然后她开始吻我。我有些紧张,像是女人的初夜,大概是冈为我太爱她。很对4;住的是,
我共实跟本不知迈283页写的足什么乌东内,我只足随便说说。或者足我刚驯帧杨地背诵了
《冉别康桥》,她有些倍XK丫我的本事;或者是冈为她早己等待这个机会释放白己的感情,
这些郁无从知道,要做的,是上窄受一种水到渠成N6V蜜[
    “我们去长城nEl,7
    林内:“不是吧师没上过?”
    “我说的是晚上去。月色下看好扎观的之前陪一个同学去,简直gA为观止K
    林构:“原来你足找我和你一起上怀IU,不占哦uJ不做别人的影7I”
    “什么呀促个男生:总之是吐血推行珐个去随酬H”
  林内:“呵呵,说得我有些心功了[”
  涡天我们卡真去丁。
  “今晚uJ能不会有月亮了:”大快黑的时候,
直兴冲冲的林西开始有些悄惟。
站仔烽火台上他欧塞外连绵起伏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阳睛囚缺,此事古难公”
    抚模着千年墒砖,感受着时势变迁,个;另外党夜幕降临。
    无聊,只灯小人冰凉的石阶上,不时听到塞外的荒野且传来一两声恐怖的乌叫
静地躺在我的怀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