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夜里我照旧喝了两杯杰克丹尼,每杯里面都


生自我厌恶的念头,我无力控制自己的生活,我知道自己是多么可怜多么
无能,所以我恨自己。
    现在我知道,成干上万的人经历着和我一样的痛苦。不管是戒酒、
减肥,还是戒赔,这种无助的感觉都是一样的。我理解当一次次戒除不良
习惯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的时候,那种愧疚感是多么的痛苦。但是我还知
道,即使经历几十次的失败也并不意味着你就无法取得最后的成功。
    虽然我为自己的酗酒行为找到各种借口,但都不能让医生信服。我记
得他当时只是点点头,回头扫一眼我的肝功能检查结果,然后直接注视着
我的眼睛,说:  “格伦,如果你继续这样毒害自己的身体,你可能只有六
个月的寿命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撒谎道。
    “我不是开玩笑,也不是胡乱猜测,我是认真的。我从事这个工作很
久了.对于其中的严重程度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知道。”我严肃地说。
    那天夜里我照旧喝了两杯杰克丹尼,每杯里面都加了一点可卡因。以
后的每一天我都这样重复着.我酗酒的习惯几乎没有任何的改变——只是
喝酒的速度比以前更快了。
    恐惧并没有迫使我戒酒。毕竟.如果一个人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事
情值得恐惧呢?自我厌恶也未能让我戒酒。唯一可以戒除酒痛的,也是我
后来才意识到的,就是爱。
    一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样起床穿衣,走出卧室,走下楼梯。我的两个
女JLK在吃早饭,当她们听到我的脚步声,使一起跑过来拦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