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周日,我参加了在康涅狄格州柴郡某教堂地


  “讲给我们听叼!”
    我很惭愧地告诉你我接下来做了些什么:我集中所有的智慧欺骗自己
的宝贝女儿们,或者换句话说,我对她Yr撇了谎。
    “好,”我说,  “如果你们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那就让我看看你们
记住了多少,先复述给我听,看看你们是否真的用iCl所了。”
    哦,她们真的用心听了。她们兴致勃勃地给我讲了最近印基、布林基
和斯丁基探险故事的大部分情节,我暗自庆幸。在故事的每个转折点,我
都会点头示意,假装努力记住她们讲的每一个字,尽管事实上我根本回亿
不起来任何内容。
    那个周日,我参加了在康涅狄格州柴郡某教堂地下室里举行的戒酒者
互助会。我自我介绍道:  “大家好,我叫格伦。我是个酒鬼。”我终于承
认了这一点,我迷失方向了,不知道该如何拯救自己。在酒精面前,我苍
白无力。
    很多人写到这里便会停笔,仿佛参加了戒酒会就像注射疫苗一样,
能够马上起作用,但事实并非如此。那个教堂的地下室只是开始,时至今
日,我依然在进行着抗争。当台众国的总统向你介绍美国的诸多问题时,
其中之—就是难以抗拒杰克丹尼加可卡因的美妙感觉。
    现在我已经意识到.在聚会上举手承认酒癌是戒酒的开始,而非终
结。对我来说,每天都是一个新的挑战。如果其他人否认,那他很可能是
在撒谎。对于那些不理解酒癌的人来说,我可以打个节会的比方。每个人
都可以在一段时间里减轻一些——但是,有多少人可以永远保持减掉20磅
以后的状态?又有多少人可以在每一天、每顿饭都保持节制,健康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