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祈随从不和他的那些小同学玩.是他的奶奶不


 王沂隆上小学厂。
  王祈隆上小学的时候已经认得许多字,他不认识“毛主席万岁”,不认识”共
产党万岁”,也不认识“我爱北京天安门”。可他认识上中下,人u手,认识大小
多少,而且他识的很多字都是繁体。他写的有些字他的名师都不认识。老师们
也不免对他背后的那个老女人敬畏起来。
    老师的敬畏不是对神灵的敬畏,而是对文化的敬畏。
    玉祈随从不和他的那些小同学玩.是他的奶奶不让他和他们玩。奶奶说,
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u他不明白怎么不一样.同样是一个脑袋,两只眼睛.一个
鼻子,一张嘴,怎么个不一样?可这话是奶奶说的,那肯定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了。
    小学校设在另一个衬子里,奶奶每天都牵了他的手把他送出去老远,奶奶
每天也都走很远接他。他的那些同学在夏天里都是打赤脚的.奶奶从不允许他
那样,甚至不穿袜子都不行。奶奶看不见他的时候,他就偷偷把鞋和袜子脱下
来装在书包里。他的脚板接触到了泥土地,身体快活得颤抖了。有时候天很长
时间不下雨,小路都成了纫土窝子,一脚踩进去整个脚都被细软如面的土包裹
起来,那温热的佰意让他忍不住小声地呻吟起来。他有时就在那土窝子里一边
走一边唱歌.唱学校里教的那些歌。他从来不在同学和老师的面前唱.也从来
不在奶奶的面前唱。奶奶不唱歌,奶奶让他觉得唱歌是一件难为情的事情。在
土窝子里唱的时候他就觉得非常的痛快。唱歌是一件痛快的事情,光脚走在土
窝子里更是一件痛快的事情。这乡野里,让他觉得痛快觉得快乐的事情还有好
多好多。他的那些同学亡树捉麻雀,下河模鱼虾。玉米和麦子熟了.他们就会
伤了,在地里架上柴火烤了吃。那香味把王祈隆肚子里的馋虫都弄醒了,口水
都流出来了。他们多快乐啊I可他的奶奶不让他和他们—起快乐,他奶奶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