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等她的那个人的名字,骨头一样地从她的心里


不眨地盯着奶奶的嘴。她的嘴里是满口细碎的白玉。衬里只有两
个人是用牙刷刷为:的,一个是支书*一个就是王祈隆的奶奶c文书
刷牙只是虚张声势地做结别人看,他的奶奶却是细细地极认真地
刚,刷完之后。过要泡上一杯叶子茶,细细地漱n。他只顾盯着他
奶奶的嘴看,对奶奶的话他一点都不明白。奶奶说完了,他却什么
都没合记起来。奶奶叹出一n气来,心想,你什么时候才会长成个
男人阿!现在她并不需要他懂得这些,但是她自己不能忘掉。他
还不到囚岁,他还什么车情都不能明白,他迟早有一天是会明白
的。
    因为她明白:她一直都很明白。
    于祈隆呸着的时候奶奶就会长时间地端详他。他不像他的爷
爷,不像他的爹。他酷像一个人。那曾经风华正茂地站在夫子庙
前等她的那个人的名字,骨头一样地从她的心里使出来,卡在她的
嗓子眼里,她又像嚼骨头一样把这名字重新嚼砷了,咽下去。她这
一辈子压根就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还会把它吐出来。
如果天还是这样的蓝。
如果水还是这样地流。
我的孙子阿,不J顶天立地的王祈陕
你快快长大吧[
    王祈隆上小学了:
    王祈隆上小学的时候已经认得许多字,他不认识毛主席万岁.
不认识共产党万岁,也不爱北京天安门;可他认识上中下、人口
手,认识大小多少,而且他识的很多宁都是繁体c他写的有些宁他
的老师都不认识。老师们也不免对他背后的那个老女人敬畏起
来。
    老师的敬畏不是对神灵的敬畏,而是对文化的敬畏。
    王祈隆从不和他的那些小同学们玩儿,是他的奶奶不让他和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