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些男同学们服他保持着


候送冈的时候接*奶奶的稻仰越发的健朗起来,她不说话*可她的
口渐红润的脸都把什么话都说出来了;她时时挂着微笑,少女一
般的微笑。奶奶在和王祈隆一起成长:王祈隆每个礼拜天回来,
奶奶都把他弄得干干净净的。头发用硫磺洗头督洗得柔柔顺顺
的,散发着—·股子让人羡慕的药香。  [:海产的硫磺洗头膏是爹能
给奶奶头到的最灯的东西了,村吧人半华还不洗一次头,汉头抓上
一点破洲或者洗农粉就好得不行f:奶奶从来不用那些东西,爷
爷活着的时候*大沦再怎么苫也没有委屈过她。爷爷给奶奶买硫
磺洗头膏,自己从来不用硫磺洗头膏。儿子给娘买硫磺洗头育,自
己也是从来不用硫磺洗头膏。儿媳妇就更不用说了。王析隆用,
干祈隆从生下来就和奶奶一样享受硫磺洗头膏的滋润。王祈隆穿
着奶奶亲手缝制的白细市衬衣,西式的蓝斜纹裤子。全是凭她老
人家记忆中的式样一针一线缝出来的。
    奶奶看着个头儿越来越高的孙子,自己常常就醉了c她和孙
子对视的时候心突然会蹦倔地跳起来,脸上竟然会泛出一些少女
样的娇羞。她太爱她的孙子了,孙子在她心中的高度让她回到几
十年前的旧时光里,回到青春.回到夫子庙前面的愿额下c因为有
了孙子,她的日月好像又重新走了一问。
    王祈隆飘散着奶奶亲自为他波的药香味的头发,穿着奶奶亲
手为他缝制的一样散发着肥皂清香的衣服,坐在一群乡下孩子中
间,仿佛是一头误人羊群的骆驼:开始的时候大家对他侧目而视,
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后来时间长了,大家知道了一些底细,反而
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些男同学们服他保持着距离,对他是又
羡慕又嫉妒。女孩儿家则平白多了心事,她们哪一个哪一天同王
祈隆说了一句话,都会兴奋得脸儿红红的。因为王析隆的存在,她
们想办法把自己弄得干净一些,穿上最好看的衣服,她们不想让王
祈隆看到她们的时候露出尴尬来。
    周小枝是个内向的核子,她的家里很穷,她的衣服在班里是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