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有两件事改变了敬川对他的看法。一次是因


的家又分在一栋家属楼上。那时候,我曾经觉得陈琳这个人比
较简单,也很上进,没有那么多的哆咳事,而且我们的孩子也
都在一个班上学,有时候忙不开还要互相帮忙按孩子。敬川因
为在区里工作,待在家里的时间很少,他和陈琳的老公周健虽
然打交道很多,但是关系始终是非常客气的那种,平时遇到了
也是互相客客气气地问候一下,并没有过多地交往。那时周健
跟着市长当秘书,后来还兼任市政府的督察科长。开始敬川对
他敬而远之,一方面是他的猖介性格使然,另外一方面,在敬
川的朋友圈子里,对周健的评价不是很高,有人说他喜欢见风
使舵,有人说他心机太深,还有人说他钻头不顾层。
    后来有两件事改变了敬川对他的看法。一次是因为城市道
路建设,市区有一条道路,叫工区路,年久失修,因为穿过两
个破产的厂子,很多失业的工人就在路上搭建了临时房屋,经
营小吃、生活用品什么的。为这一条路的建设和管理,市里和
区里皮球踢了很多年,历经过好几任市区领导都没有解决。这
条路如果不修,影响城市的形象不说,还影响市领导的政绩。
每次国家级卫生城市检查验收,都是在这里出现梗阻,要么是
厂里的工人代表晚上偷偷往检查组的住室打电话举报,要么下
来视察的领导车子被拦下,搞得市区都很头疼,这条路如果修,
工人格建的房屋虽然是违章建筑,但是经过数年的经营,已经
形成了事实上的产权,无偿拆掉根本不可能,拿钱赔偿一来数
额太大,二来害怕形成连锁效应不好收拾。
    敬川当了区长之后,想着市区共同努力把这条路给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