份关心只会加币她的心理负担,个会接纳他。她


男女之间的感情是很微妙的,别开巧成拙。于是,她一剧很为难的样十
吧2”
    “怎么?你今大好像不八心?有心事呀?”他望着她。
    “没有啊1”她顿时热情降/JL度,冻结丫笑容。
    这份关心只会加币她的心理负担,个会接纳他。她的良苦用心/u\是怕他探p6其电力法
口拔,以致痛苦不堪。他们之N的关系只能停留什朋友这个层面上,不uJ能有发展,也来不
得仟何辽N曲折的温暖。
    他觉盔到丁她情绪的变化,明白她对一次的提醒。
欢她怎么能处她个高兴此?他笑着耸耸肩况:“那好吧2
货。
知道电己失态是出于情个电禁,
我个会勉强你的。”说先去文款
“如果有什么质且问题,  [九日内包换。”售货贝说。
“高雅,我家个;在本巾,先放你家nE[万一有问题心,
“当然可以。”她随口就答应丁下来。
    高犯早晨出门时的一幕又浮现眼犯如果她今大把小齐和他的收录机带bI东,母亲的
表情和要说的话,她不用想就uJ以猜得到,一场风暴uJ想而加。她太了解母亲了,肯定少不
丁猜测、数治、讽刺、漫骂。任你怎么解释她也个会相信,已口典辩。与其招木个必要的麻
灿,小如干脆把,收录机放高治宿舍。
    于是,她直接把小齐带到高洁这且。高犯八门见山地说:“姐.
了收录机放你这且试蝴两周。如果没有山现问题,他再送N家。”
    “好,一会儿我让袭妙京磁带来听,”高治说。
    话音末路就听见一个声音传农:“收[高洁,好消息[好泊从
    “哈哈2说曹操,蕾保到啊!什么好消息呀?”高洁说q
    “呀2有客人呢?”哀梦看了小齐一眼。
    “小雅的同学。”高洁答。
    “小雅[仍呵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呐1好好看看这是什么?昧精厂录4X通知书[哈哈2我
太高兴啦2你看2才女帮我拿个第一名!说吧!让我如何感谢你呀门、邪?”哀梦很激动地说,
掩饰不仕百悦的心情,如果不足有PR牛人仔场,早得怠忘形了。
    “谢什么,区区小事,付足挂齿?”高雅笑笑说。